购物车 会员中心
欢迎来到实验室试剂耗材一站式购物平台 您好,请登陆 / 免费注册
订购热线:400-621-9699
首页 会员中心 帮助中心 新闻资讯 行业新闻 我的资料库 关于我们
首页 > 新闻资讯 > 详细信息
清华教授爆贪污220万,师生竟联名上书求情,清华:我并没损失(还赚了)
2017/12/13 | 浏览量:786 |

      我第一次听说付林,是在这位清华大学教授因“贪污”被捕之后,他所在的清华大学竟然出人意料地通过公开渠道表态: 
      1、清华大学从没有认为在付林涉案项目中有损失,也没有认为付林侵占了清华的利益;

      2、付林作为一名有创新能力的科学家,学校非常珍惜。

      3、学校已向教育部、科技部等上级部门报送了相关材料。

      这就很让人震惊了,因为,稍微了解付林案的人就会知道,2016年4月,付林因涉嫌贪污被批捕,而在这起案件中唯一的受害人就是清华大学,但是清华大学却反复表示我并没有受到损失。


图:付林

        也就是说这是一起找不到受害者的案子?那付林的罪又从何谈起呢? 而为了这起没有受害人的案子,到今天为止,付林案已经经历了两次退侦、延期侦查,也就是说,从2016年4月开始,付林已经在狱中呆了617天,不管付林有没有犯罪,他已经先坐了将近2年的牢.对于我们这些外人来说,付林案过于复杂,其中的很多细节,我们不可能了解 .但是,有一个说法引起了我的注意,在众多关于付林案的资料里,一个流传甚广的说法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这是什么意思呢?一个人本没有罪,但是因为他身上的才华,而给他招来了嫉妒。这个说法,用在付林身上,我不知道是不是贴切,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付林确实有令人嫉妒的才华

        付林所掌握的技术是中国整个供暖行业的命脉,在这个非常不景气的行业里,他是唯一有希望力挽狂澜的人。所有关心这个行业的人、希望从中牟利的人眼睛全都盯着他我举个例子:中国雾霾最严重的城市之一山西大同。

图:饱受雾霾困扰的山西大同

      在2010年,山西大同,全国第一个使用了付林的供暖技术,这座靠煤炭致富,也被煤炭毁掉了空气的城市,在那之后,到2016年奇迹般地良好天气数超过300天,从雾霾之城变成了空气质量最好的北方城市,这与付林的技术是分不开的。

图:蓝天白云下的山西大同

不仅空气质量提高,而且付林的技术还为大同每年节约了67.8万吨标准煤,用更少的煤,提供了一样的供暖,还减少了空气污染,这就是付林的技术带来的奇迹。而在2015年的巴黎气候大会上,面对着全世界的空气治理专家,在一段现场的宣传片中,竟然用了宝贵的40秒时间专门介绍了付林的技术引起了全世界的注意。

图:2015年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的与会代表

那年的巴黎气候大会,如果大家有印象的话,诞生了著名的《2015巴黎协定》,而特朗普上台以后就立即让美国退出了这个协定,被认为是公然的违反国际公约的流氓行径。 但是特朗普仍然坚持这样做了,背后的理由很直白:环境治理和经济发展二者不可兼得。但是,付林的出现让这一切有了希望,最关键的是,他的技术有望解决困扰整个中国的雾霾问题,付林在2015巴黎气候大会上展现的这项技术,叫做——“吸收式换热”。


这项技术说起来很简单:它可以将废弃的热能大幅度回收,将其转变为北方供暖的热能,从而减少煤的消耗。而减少煤的消耗,对中国的空气治理意义重大
这是因为,中国的空气污染很大的一项来自煤,而15%的煤,用于北方冬季供暖,也就是把煤转化成热能,但是另一方面,大量的热能在白白浪费着,一份标准煤燃烧产生的热量,只有40%能转化为电,另外60%经过冷却后直接排放到大气中,而付林的研究,正是将这部分废弃的热能重新利用起来

这并不仅仅是一个美好的设想,事实上,付林的研究已经付诸实践并在山西大同获得了令人惊喜的成效,下一步,是向全国更多的重污染城市推广但是,让人没想到的是,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却产生了让人难以置信的变数——付林被捕了。如果中国的空气治理行业是一个人,不夸张地说,从那一刻开始他停止了呼吸,直到今天。

        2016年3月17日,海淀区检察院反贪局对付林采取了刑事拘留措施,就在第二天,3月18日全国300名能源专家齐聚济南论证投资了100亿的“外热入济”环保项目,付林是这个方案的首席专家,很多核心技术等着他指导,但是他无法出席,从那天起,这个投资了100亿的项目近乎停滞,从2015年开始
中国环境科学学会成立可热污染专业委员会,付林担任主任委员,但是,从2016年3月17日开始,付林无法再履责,这个协会几乎相当于被搁置。同样是重污染城市的太原,计划把40公里以外的古交发电厂的废热引入太原,这将解决太原8000万平方米的供热,相当于整个太原市供热面积的一半,但是自从付林出事后,这个城市级的能源改造项目完全停滞。2016年6月,济南市发改委给清华大学发函请求让付林教授尽快恢复工作,7天后,太原市城市管理委员会也给清华大学发来了函件,请求付林尽快工作,中国节能协会热电产业联盟王钦波理事长说:“付林救活了一个行业……现在是群龙无首,遇到问题都不知道该往哪儿走了。”

       付林,这位清华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从那一天开始,已经在狱中度过了1年8个月,中国的空气污染治理因此也停滞了1年8个月.那么,他到底犯了什么事?事情的起因是:2016年3月前后,有人向北京市检察院举报付林巨额贪污,2017年5月19日海淀检察院正式起诉付林,他的两项罪名分别是贪污造成科研经费损失220余万元、挪用公款439万元,假如他真的贪污、挪用公款,那没有什么好说的,再有才华的人,如果品德败坏,也只能弃用,但是,这件案子却似乎不同寻常,2017年3月1日,中国刑法第一人高铭暄以及刑法界泰斗樊崇义、赵秉志等联名论证一致认为付林不构成犯罪。综合全案,没有证据证明付林本人侵吞了所涉款项,因此付林的行为不构成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规定的贪污罪,也不构成挪用公款等其他犯罪。在付林出事后,他的学生和科研团队没有一个人离开,他们相信自己的老师是清白的,他们还专门做了一个公众号“关注付林案”,一直在持续为付林奔走发声。在这个世界上,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者寥寥,而在这样命悬一线的时刻,付林的亲友、学生和刑法专家的不离不弃、鼎力相助,令人动容。而付林的所在单位清华大学也明确表态:清华大学从没有认为在付林涉案项目中有损失,也没有认为付林侵占了清华的利益。

       那么,这个没有受害者的案子到底从何而起呢?一切的起因,来自一封举报信,而这封举报信,来自付林的一位“老朋友”山西S公司,据付林的妻子回忆,这并不是付林第一次被举报,在过去的几年中付林早已被S公司举报过两次,但前两次,付林去了有关部门就都解释清楚了,而这一次,谁都没料到
付林去了检察院就再也没能回家,付林和S公司的恩怨说起来就有意思了,这是一个现实版“农夫与蛇”的故事。事情发生在2010年,付林的技术已经有了初步的研究成果,山西大同的项目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在行业中引起了轰动,很多企业纷纷慕名来拜访付林,希望可以和他合作,山西S集团就是其中之一。2011年1月,山西S集团找到付林,说自己在山西有8个电厂要改造,希望能一起合作,一开始,合作进展很顺利作为合作费用,S集团支付定金600万打给了付林的公司,付林也带着团队起早贪黑地抓研究、做实验,终于在4个月后做出了初步的设计,出了一份含金量极高的研究报告。这份报告里有详细的研究数据和设计,接下来,只要按着这份报告找合适的团队去执行就可以了。可就在这时候S集团却突然反悔了,S集团的人告知付林,项目的设备将由自己的母公司提供,不让付林的公司做了,双方协商多次也没有达成一致,最终,合作终止。到这里,付林才明白过来,原来整件事就是一个骗局,他们根本没想过合作,他们就是为了得到那份含金量极高的研究报告,然后自己就可以拿去赚钱了,据统计,在那之后S集团确实通过这一份报告陆续完成了几个项目盈利超过千万,付林的老师,建筑热环境工程专家,供热领域唯一的中国工程院院士,江亿院士,就不止一次地说过,这是付林是中了别人的圈套:你们这群人,包括付林,都很傻,S公司肯定是给你们设的一个套,他们就是想要你们的可研(指研究报告),这是他们做不了的,有了可研就能立项,然后他们就会仿造设备...... 可是付林这个人呢,虽然搞研究是一把好手,可是在经营公司的事情上却糟糕得很。付林心里只有他的科研项目根本无暇顾及S集团的事情,所以这事也就作罢,在付林看来,我吃点亏,但也看清了你的为人,从此大家一拍两散也就算了,然而,虽然他没有追究S集团,却挡不住S集团缠着他不放。2011年,付林成立新公司,因为只有成立公司来运作才可以承接学校课题和各类项目,S公司听说之后非常积极地想要参股,S集团听说以后知道跟着付林一定有大把的尖端技术,而有技术就意味着有钱赚,于是他们就拼命想参股,但是经过前面的那次非常不愉快的合作之后,付林当然不想再跟S集团有任何瓜葛了,于是,S公司当然被拒绝了。但是事情并没有完,2014年前后,付林因为不想再参与公司运营的事情打算与另一个集团成立合资公司,S集团听说以后,再次展示了极大的兴趣,想要购买付林的股份,当然,再一次被付林拒绝了。但是没想到的是,S集团屡次被拒绝之后,恼羞成怒,虽然技术研发不行,但他们却有着无穷无尽的手段,2014年6月前后,S集团曾多次威胁付林不能跟别的公司合作,据付林的妻子回忆,S集团的人曾多次到付林家,一开始只是“善意提醒”,后来,却变成了威胁,对方声称:“要把付林送进去,关个十年二十年的!”我不知道对方是有怎样的底气,又或者做了怎样的准备,才敢说出这句话的,但是,令人细思恐极的是,后来的发展似乎正朝着这个方向进行,虽然屡遭威胁,但是付林仍然坚持不和S集团合作,把股份卖给了另一家烟台的公司,于是,就在付林公司出售不到一个月,S公司就把付林举报了!显然,在他们看来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你不让我赚钱,我也不让你好过!而实际上,从2016年4月被捕至今,付林案经历了两次退侦、延期侦查——检察院对付林做了非常详细的调查,包括他带的本科生都被约谈,实际上,这一系列的调查反而证明付林没有问题:S集团对付林的举报已经被全部推翻,坦白说,在这么细致的调查面前竟然能够查不出问题这是很不容易的,在此我们要先恭喜清华大学,它有一位好教授。而目前存在疑问的,是付林在清华大学下做的项目出现了走账不规范的问题,引起了有关部门的质疑。其实,假如你曾经做过学术研究项目,又或者你在公司里报过账,你就会明白,在实际的操作中由于预算定得过于死板,根本不可能让每一笔支出都按照实际支出的名目来上报,如果是那样的话,大量的账就根本无法报销了。而让人没想到的是正是由于走账时的不规范操作最终给付林惹来了大麻烦。

 

检察院认为根据付林上报的账目来看,他存在挪用公款的问题

 

这个事情要展开说,就非常复杂了,但是我只知道一个道理:付林有没有挪用公款,清华大学是最清楚的了,因为如果付林挪用了公款,他们就是受害人,而清华大学的态度,从一开始就很明确:我们没有损失。

      事实上,2011年这项涉案课题结题时,行业专家认为付林取得的成果是一项重大原始创新,获得了几十项发明专利,发表了上百篇论文获得了北京市奖和国家奖,经费花得“很值”,课题结束时,清华还额外拿到了付林打的105万元,花了1000多万做出了这么好的成果,还剩下了105万,这在科研项目中可以说是闻所未闻,可谓是皆大欢喜,付林的师弟则说:贪污的是谁的钱?北京市科委的?清华大学的?我们这些工科生的脑子,实在不够用,想不通。付林学生的话,实在是很工科男,其实,说起来,付林会沦落到今天,也正是因为,他这个人太工科男了,他的心里只有科研而对于其他的事情太不关心了,长此以往,自然就给坏人,留下了可乘之机。 

      在学术上,付林是一个拼命三郎,为了搞研究拼上一切也在所不惜,比如2010年底山西大同的项目,就是后来帮助山西成为了北方空气第一的城市的那个项目,付林的师弟张世钢说:“如果没有这个项目,可能我们团队就散伙了。”因为在那一年付林所在的能源所已经发不出工资了,在这个情况下,付林在一个会议上偶遇大同市某领导,领导正好想解决一个区域的供暖问题,而付林恰好有解决方案,这位领导也是半信半疑,最终和付林达成了一个非常苛刻的口头协议,这个项目成功运行后才补签的合同,实际上相当于大同市借了上千万给付林个人做工程,如果工程失败,付林个人要还钱。在接下项目之前,所有人,包括江亿院士在内,都曾提醒付林要想清楚,“搞不好你要坐牢的!”,但是付林还是接了大同项目,他的同事说:“只有疯子能干得出这种事!”但是最终,事情的结果是付林做成了,也许,只有疯子才能做成这件事,而他做这件事的理由是:“这个项目决定了新技术的生死”。其实,对付林这样的科学家来说,除了做科研之外,还有一项日常的工作超出普通人的想象,那就是:找  钱。这是因为像这种大型的工科研究,在投入应用之前,都要经过大量的实验,而这些实验就意味着巨大的人力、资金投入,动辄上千万元,还有很大的失败风险,有谁愿意冒这样的风险呢?有谁敢做风险这么大的项目呢?付林敢做,而且,不计得失,他的老师,江亿院士曾经回忆过一件往事:有一次,他和付林一起做一个项目,付林是项目负责人,但进行到一半发现项目不能成立,于是他们召开研讨会把项目撤了,付林把剩余的科研经费退了回去,其实,科研项目失败是每天都在发生的事情,付林完全可以把经费花花完,然后堂而皇之地出一个报告,在程序上也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付林没有这样做,据朋友们的回忆,他不但在做项目上不计收益,平时也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对除了科研意外的事情都不关心,付林总是用着快要磨破的电脑包和皮带,这是很多人对他的印象:一个典型的不修边幅的工科男,就连检察院的人对付林的随身物品,进行检查的时候都感到意外,来付林确实是个老实人、工作狂,手机、电脑除了工作,其他的居然什么都没有。付林还经常做一些让同僚觉得“非常疯狂的事”,据妻子说,付林是一个工作狂,他自己长期家庭、办公室两点一线,晚上经常工作到很晚,而他的学生、同事也必须陪着他绷得很紧,有一次付林晚上10点多出差回来,发现办公室一个人也没有,于是逐个打电话训人,打给张世钢的时候已经快12点了,他这种个性,想必他的学生一定很不喜欢他吧?出人意料的是,付林的学生却都非常敬重他,这是因为这个严格到有点疯癫的老师,在真正关乎学生的切身利益和前途时却出人意料地贴心,他的学生们津津乐道的是,虽然工作很忙,但是他给学生们的待遇也很好,只要是有毕业研究生愿意进来,无论是本校还是外校的,付林都很欢迎
他还想方设法地帮助学生解决了北京户口的问题。

      在付林的这种管理下,团队虽然过得艰苦,但是内部气氛却很好,大家其乐融融就像一家人,这也是为什么在付林出事后,他的学生和科研团队没有一个人离开,他们相信自己的老师是清白的,他们还专门做了一个公众号“关注付林案”,一直在持续为付林奔走发声,今天我所知道的大部分信息,也是来自“关注付林案”这个公众号。


 

图:公众号“关注付林案”给粉丝的留言

        今年的8月26日,在看守所待了一年多的付林给清华大学的领导,寄了一封手写信,他写了满满7页信纸,在信中,他高呼“我没有犯罪,我对得起学校的培养和支持,对得起‘清华教授’的称呼!”我潜心科研,志在以技术造福社会、为清华大学争光,但却被关押并受到贪污和挪用公款这样充满污名的错误指控,被迫离开讲台、学生、同事将近一年半,对我而言是莫大的打击。请领导相信,我是堂堂正正、清清白白的清华人!


图:来源“关注付林案”

        其实,付林一案受到打击的绝不止付林一个人,甚至也不止供暖这一个行业,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朱颖心教授说:“付林案引发最坏的影响是,
现在老师们有科研成果也不敢转化了,就写写论文吧。”2016年,这项技术获得了北京市科学技术一等奖,并被推荐参选2017年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但是付林已经失去了自由,取保候审也没有被司法机关批准,因缺席答辩错失了国家科技发明一等奖,从2016年3月17日到今天,付林已经被关一年零8个月了,他的教学科研工作全部中断,期间律师多次向检察院递交取保候审的请求,但都被驳回中国工程院院士、动力机械工程专家,倪维斗院士表示非常不理解:“付林对社会没有危害,为什么不能取保候审?”至此,付林和关心他的人所面对的似乎是一个遥遥无期的等待,去年,我曾经写过一篇关于浙大副校长褚健的文章,在浙大校友中引起不小的反响,我没想到,有生之年,我还能再写一篇清华教授的文章清华和浙大,两所中国工科的最高学府,一个是关乎国家命运的国防领域、一个是有关国计民生的关键行业,这两个人的故事从学业、教书到投身实业竟然有种神似,而这种神似,在看完这整个故事之后,竟然让人觉得有一丝悲凉,我花了整整一周,看了每一篇我能找到的关于付林的资料,我想了很多很多事情,赚钱,是每个普通中国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放在中国科学家身上,却成为他们的原罪。我相信法律,相信正义,我相信我们的司法机构只是需要时间,我们愿意等,我们也可以等,我相信,事情总有完结的一天的,只是,在付林的案子之外,中国的每一个科研工作者,心中却埋下了疑问:大家以后的科研要不要投入实业,要如何投入到实业?这两个问题的答案,这不仅关系到科研工作者的未来,这乃是中国科技的前途。而在这个技术为王的时代,科技的前途,乃是中国的国运所在

 

购物帮助
 ◆运费说明
 ◆用户注册
 ◆订购流程
 ◆产品搜索
 ◆订单审核及确认
 ◆支付方式
 ◆发票制度
资料库使用说明
 ◆会员使用说明
 ◆会员用户注册
 ◆资料库简介
全国服务热线
400-621-9699
业务咨询
邮箱:sales@hongzuo.com.cn
手机:18616304920
电话:+86-021-61910042
关注有惊喜
 
友情链接: 化学空间   盖德化工网   X-mol   中国化学会  
CopyRihgt@2017 上海鸿祚科贸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2057166号-1